母亲逼我嫁的男人背着我偷欢 婚姻是自己

2017-08-12 10:30:52来源:四海女性网综合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最后一个情人,很多时候,父亲也成为了女儿的第一个情人。梅婷从小就没有了父亲,父爱的缺失让她在情窦初开时就幻想着能够从未来的丈夫那里得到被呵护的感觉。曾经,她也遇到过理想中的男人,但母亲以爱的名义改变了她的生命轨迹。梅婷说她一直想找一个可以停泊的港湾,风雨袭来时,有人能够为自己撑起一片天,但结婚二十多年来,她连一把伞的温暖都没有得到过。

  梅婷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长得很漂亮。在谈话的过程中,她总是长长地叹气,印象最深的是她说“女怕嫁错郎”时的无奈与感伤。

  文/闻心

  女人的坚强是被男人逼出来的

  梅婷说,对男人气概的渴望,源于她从小父爱的缺失。成长的路上没有父亲相伴,没有强有力的依靠,是她一生的遗憾。她尝试从别的男人身上寻找那种被呵护的感觉。

  我五岁那年,爸爸因病去世了。那时候我太小,大概还不懂得悲伤,也不明白失去父亲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大一点儿了,我开始发觉我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有一个完整的家,我没有;别人有父爱,我没有;别人可以任性地撒娇,我不能。都说父爱如山,厚重无私,但我只有在梦中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我可以拉着父亲的手撒娇,任性地耍赖,不用操心任何事情,而妈妈也不会老得那么快……

  尽管妈妈很坚强,但没有父亲的家庭,就像一栋房子没了横梁一样,住在里面的人总会缺少安全感。妈妈独立抚养我们兄妹两个,里里外外都是她一个人在打点,很辛苦。但是母亲从不抱怨,事实上她没有地方可以诉说,因为她是这个家的支撑。我们渐渐长大,很多事情哥哥可以出面处理了,母亲才轻松一些。作为女孩儿,我能做的,就是听妈妈的话,好好照顾自己,不让妈妈为我操心。哥哥比我大几岁。都说长兄为父,但一直以来,哥哥只在乎自己的心情,从他那儿我找不到任何可以依靠的感觉。

  二十岁,我开始幻想美好的爱情,编织理想的生活。都说女人是水,那我希望男人是山。大自然的规律是绿水围着青山转,我希望我以后嫁的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我的主心骨,他应该有责任心,能够把这个家担起来;遇到困难,他会先于我站出来,在他的背后,我默默地支持他,协助他经营好我们的小家庭。

  不久我在图书馆认识了林轩。他最初吸引我的地方是他幽默的谈吐以及敏锐的洞察力,他总能看出我什么时候快乐,什么时候忧伤。我们的关系越来越近,当我不高兴了可以在他面前大哭一场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要的感觉找到了。我炫耀似的把他带回家,妈妈没有反对。

  初恋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回忆和留恋的时光。有他在,高兴的时候我可以开怀一笑,伤心难过的时候可以放声大哭,而且他从来不会因为他的原因让我悲伤。我们的一切,都被他安排得井井有条。他正是我理想中的男人。

  一个叫孙翔的男人出现在了梅婷的生命里,她被迫作出选择——一方是自己苦苦等来的林轩,另一方则是怎么看都不顺眼的孙翔。

  林轩为我撑起的这片蓝天下,风轻云淡,鸟语花香,我的爱情树长出了骨朵,含苞待放。我本来以为我会顺理成章地看到爱情花朵在风中的绚烂,看到爱情果实在枝头的摇曳,但我错了。

  妈妈的老同事田阿姨为她的小儿子挑中了我。当着我的面,她对我妈妈说想让我做她的儿媳妇。听妈妈的回答我就知道,妈妈可能真的会同意。顾不得少女的羞涩,我脱口而出:“我有男朋友了,我妈妈也见过的。所以我不可能成为你的儿媳妇。”田阿姨站在那里,显得有些尴尬,妈妈瞪了我一眼,把我轰到了别的屋子。

  田阿姨走后妈妈再也不允许林轩到家里来了。林轩有些疑惑,但他什么都没有问,他只是说,如果我妈妈对他有什么要求的话,让我一定告诉他。我知道他心里很不安,但是我不说他就不问,他就是那种情愿自己承担所有伤痛的男人。

  几天后妈妈说田阿姨病了,让我代表她去看望。我知道妈妈的心思,但怎么也推不掉。我不情愿地提着东西去了。见到我,田阿姨的病仿佛一下子就好了。她拉着我的手向我介绍他的小儿子孙翔,并让我叫他三哥。我小声叫了一句,低头扫了他一眼后,心一下子就凉了。我曾给自己定过找男朋友的“三不找”原则,即留着大背头的不找,戴眼镜的不找,和自己同龄的不找。我没有想到过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完全符合这三点,而他恰恰就是妈妈为我相中的人。低着头,我只有苦笑。

  妈妈开始劝说我。她说田阿姨一家都是过日子的老实人,而且他们都喜欢我,我嫁过去不会受苦的。不要说那时候我满心想的都是林轩,即使没有他,我也不会喜欢孙翔。我哭着说:“妈妈,您怎么可以把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以后我们怎么一起生活?”妈妈则说:“我和你田阿姨二十几年的同事,我了解他们。难道妈妈还会害你?”被我逼急了,妈妈就说:“我让你嫁给他,你就必须嫁给他!”到后来,我哭,妈妈也哭。

  我知道母亲的脾气,她不会妥协。最终我必须在林轩和孙翔之间作出选择,其实,对于我来说,这是林轩和母亲之间的选择。但是我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我和母亲也开始了长期的拉锯战。

  梅婷终于屈从了母亲的意愿。新婚伊始,孙翔带给她的只有失望。

  三个月的时间,我和母亲终日相对落泪。我知道母亲不会害我,她是真心希望我过得好,但是我想说:“妈妈,您明白女儿的感受吗?您知道女儿需要的是什么吗?”妈妈整天就是睡觉,吃饭,哭泣,她已经上了年纪,我真的很担心她的身体会因此垮掉。一天夜里,妈妈哭完后睡着了,我看着她满脸的皱纹和眼角存留的泪水,忽然觉得自己很不孝。就在那一刻,我做出了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为了让妈妈不再流泪,我要嫁给孙翔。我蜷缩在角落里,压抑地哭泣着,为我,也为林轩。

  听到我的决定,妈妈的脸笑成了一朵花。我很久没有看到过她的笑容了,她笑是因为她觉得女儿找到了幸福,可她不知道,我的心里在流泪。我知道,错过林轩,将是我这一生中的又一大遗憾。失去父亲我无法控制,但错过林轩,至今我也难以释怀。

  双方的家长开始商量我们的婚期。我把所有的决定权都交给了母亲,既然丈夫都不是我自己选的,那别的我就更没有必要在乎了。结婚前,我和孙翔没有逛过公园,没有看过电影,更没有牵过手,他偶尔来我家坐坐,也总是妈妈和哥哥招呼他。在妈妈告诉我婚期的那天,我跑到第一次和林轩约会的地方,放声大哭。

  结婚那天很热闹,但满座的宾客让我觉得心里更加空落落的,我的未来,寄托在何处呢?那天晚上,宾客散尽之后我就直接跟孙翔说:“我跟你结婚并不是自愿的。我妈妈还在的时候,我就跟你过;等她老人家百年之后,我们就离婚。”孙翔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我努力让自己相信孙翔能带给我幸福,但婚后不久我发现我们的新房居然是他从朋友那里借来的,而表面崭新的家具也是别人用旧不要的,他找人在上面刷了一层漆,几天之后表层的漆被磨掉,家具上的木头茬子就露出来了。说实话,我并不在乎他有没有新房,有没有钱置办家具,我在乎的是他骗我。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子都欺骗,我还能指望他什么呢?

  女儿的出生让梅婷最终在这个家扎下了根。但丈夫带给她的,却是越来越深的失望。她不明白,母亲当初是如何看中了这个没有担当的男人?

  结婚两年后女儿甜甜出生了,这时候我才彻底断了离婚的念想——我从小没有父亲,我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缺憾。无论如何我都要让孩子在父母的陪伴下长大。

  为了照顾女儿,我辞去工作做起了全职妈妈。丈夫一个人上班,我们的日子虽然过得去,但没有什么结余。身边朋友的日子越过越红火,而且女儿大了之后,开销肯定会更大。丈夫似乎从来不考虑这些问题,但我总觉得我应该再为这个家,为女儿做些什么。

  女儿三岁后去了幼儿园。我跟丈夫商量,说我想出去自己做点儿生意,补贴家用。丈夫的反应很冷淡,他说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我说,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借来的,以后女儿大了,我们还要供她上学,而且起码应该留点儿什么给她吧!丈夫这才不说话了,他低头想了很久,本来我以为他会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没想到他说:“我倒是没想过这些。既然你这么想,那你看着办吧。”

  虽然“你看着办吧”是丈夫的口头语,但是在这么大的事儿上面,我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我总觉得丈夫应该是站在我前面,为我遮风挡雨的那个人,最起码,他应该和我共同进退,但是说完这句话,他果真就什么都不管了。从最初的经营策划,到资金筹集,再到后来到工商税务各个机构去办理一系列手续,他问都不问。第一次做生意,我心里也发虚,但是每次跟他商量,他都只会说:“这个太麻烦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久而久之,我也不再问他,因为不用他开口,我就知道答案。

  我完全靠着自己的努力开始经营店面。后来,他和朋友的关系搞僵了,我们只好搬出了结婚时借来的那套房子。没有地方去,我们就住在货舱里,那里的环境很差,而且有老鼠、蟑螂,睡梦中我总担心被老鼠咬了脚指头。那里的治安也不太好,很多个晚上,我既担心现在,又为未来发愁,等女儿大了,难道还要让她住在这个地方?我看看丈夫,盼着他能说一句宽心的话,但每次,他都说:“想这么多干吗,你也不嫌累得慌!”然后倒头便睡。听着他的鼾声,我就想,我嫁的男人每天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呢?

  他不想我就得想,这个家总要有人支撑起来。我天天忙里忙外,一刻也不得闲。有一段时间,有邻居提醒我说他和单位一个女同事的关系不正常。我知道他这个人缺少家庭责任感,但说他会背叛我们的婚姻,我怎么也不信。但是当我看到他和一个女人手拉手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我的心都凉了——我辛辛苦苦为这个家打拼,而他却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我!我看着他,气得浑身颤抖。

  回家后我没有理他,我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我恨他,恨他背叛我;我恨母亲,恨母亲逼我嫁给他;我恨老天,恨老天不公平,为什么不顺心的事儿都让我遇到了?他跟我道歉,说一定会改,想到女儿,我最终原谅了他。当初嫁给他是因为母亲,现在不离开他是因为女儿,我忍不住想,究竟有没有婚姻是因为双方的爱而存在的?

  二十多年,里里外外都是梅婷一个人在忙活。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都很难再拥有那种可以依靠的安全感。无奈之时她也会说,她是娶了孙翔而不是嫁给了他。

  孙翔单位的效益越来越差,后来他干脆辞了工作跟我一起做生意。但是家里店里的事情主要还是我在操持:早上起床后,我收拾屋子,然后买好早点叫醒他;吃完饭,我开车带他去店里,有时候他会在车上打个盹儿;到了店里我开始理货,看看各种货物的存量避免断货,他则在旁边看报纸;如果需要进货,我就去进货让他看店,不需要进货的时候我自己卖货,他在旁边辅助我;下午如果不忙的话,他就去找朋友下棋留下我一个人看店;晚上我再开车带他回家,他直接上楼而我则要去买菜,回家后他看电视我做饭。这是通常日子里我俩的行程。

  大事儿他做不来,但是家里东西坏了修理一下总该没有问题吧?但他就是个眼里没有一点儿事儿的人:门的把手坏了,如果我不说,他三天也不会看到;电视机坏了,我打电话约好人让他在家等,回来问他费用是怎么收的,他居然也说不知道。我算过,他每天能说二十几个不知道。女儿曾经开玩笑地说:“爸爸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成为叛徒。敌人每打一巴掌就说一句不知道,搞不好还能成为英雄呢。”对此,他只是付之一笑。

  有人说,丈夫这样是因为我太强。其实我想说,女人的坚强都是被男人逼出来的。曾经我希望我嫁的男人能够像一堵坚实的墙,把一切风雨和不快都挡在外面;我也曾想象他拥有宽广的胸怀和包容的心,允许我偶尔小小的任性和软弱;我也曾希望他像个舵手一样牢牢把握这个家的方向,但现在我已经不存这样的奢望,因为即使是一点点的安慰,我都没有从他那里得到过。我天天这样忙活着,但他从来看不到我的辛苦,在我偶尔喊声累的时候,他会懒洋洋地看我一眼,说上一句“你还累?”心里特别烦躁难受的时候,我也尝试过从他那里寻求安慰。有一次,我在他面前哭了,不仅没有得到柔声的安慰,他还阴阳怪气地说了句:“你嚎什么?”从此以后,我没在他面前流过一滴眼泪。委屈、难受、压抑的时候,我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然后擦干眼泪,回到家还要装出高兴的样子。最让我难以接受的一次是我不小心摔倒了,他非但没有扶我起来,反而说了句“你这是缺德缺的。”我当时真的就愣住了,我连在街上看到的流浪猫流浪狗都会照顾,我怎么就缺德了?想跟他吵,但想想也没有什么意思,对他一贯的态度,我已经麻木了。

  无论我高兴还是烦闷,他都看不出来,甚至有的时候他是假装看不出来。他希望我能每天精神饱满地操持这个家,安排好他的一切,但他却从来不控制自己的情绪。下完棋回来高兴了,就哼着小曲;有事儿不高兴的时候,就沉着脸,甚至会摔东西;他每年只有逢年过节才会跟我回家看我母亲,每次去了就是挑毛病,说风凉话,丝毫不给我面子。所有的事儿,他都只随着自己高兴。妈妈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有一次不小心摔倒进了医院。哥哥找不到我就通知了他,他非但没去看我妈妈,而且居然一整天没把这事儿告诉我。晚上哥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都想掰开他的脑袋看看他到底怎么想的,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说呢?

  在我的生活里,有他没他一个样。有了他,我还得照顾他。而他也就真的习惯了被我照顾的日子。曾经我对他说:“孙翔,我不是嫁给你,而是娶了你。嫁给我,你幸福吗?”他笑笑,也并不说话。

  但我却想哭。我是一个人,是一个女人,现在我哭的时候没有人给我安慰,我累的时候没有停泊的港湾,我只能闷着头,一路向前。二十多年,我累了。我需要自己的男人给我撑起一片天,在那里,下雨了,有人为我撑起一把伞;在我困惑无助的时候,有人给我一个坚实的臂膀,温暖而安全;在我想哭的时候,有人给我一个拥抱,让我有生活下去的勇气。但我知道,这一切,我都不会得到了。

  【后话】

  虽然梅婷从来没对母亲说过自己的婚姻状况,但母亲有所觉察,母亲曾经说过:“把你嫁错人了。”梅婷承认,自己的不幸和母亲有关,但她不怪母亲,她说这是自己的命不好。

  现在梅婷的女儿也到了谈恋爱的年龄。梅婷说她不会干涉女儿的选择,父母认为的所谓幸福,不一定就是孩子需要的。但她以自己的经验给了女儿一个建议,她说:“生活就像是一辆马车。如果一个人又要驾辕又要拉车的话,会很辛苦。所以找朋友一定要一个能驾辕的,男人总比女人有力气,他应该把握这个家的方向。”

四海女性网提示:试试"← →"键可实现快速翻页
*声明:本文由四海女性网编辑lly原创/整理/转载,本站刊载此文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如涉及版权请将链接告知四海网客服,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